首页>>要闻聚焦

【疫情防控 志愿者在行动】累,并满怀希望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20年02月17日 21:30:09

  

在结束了一个阶段工作后,120转运医护志愿者任亮亮(左)正在休息,而旁边的同事已经坐着睡着了。(受访者提供)

  
  新疆网讯(记者陈彦仿)对朱琳斌的采访有些困难,往往电话刚打通没说两分钟,他就会打断谈话:“我要出车了,下次再聊。”根本来不及说一句“再见”,电话就挂断了。
  
  这就是朱琳斌——一位120转运车司机志愿者,24小时待命,随时出发。
  
  在他的言语中有疲惫,但更多的是对打赢疫情阻击战的信心。
  
  我年轻,多扛点没事儿
  
  15日晚上12点29分,朱琳斌电话回了过来:“我们快点说吧。说不定下一单很快就来了,等我忙完还不知道到几点呢。”
  
  没有上下班时间点,是从事疫情防控的120随车志愿者的工作特点,不论是司机还是医护人员。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我这些天的工作体会,那就是累,并满怀希望。”朱琳斌说。
  
  2月13日清晨7点半,结束了转运任务的朱琳斌脱掉防护服,可以躺下睡觉了。脑袋刚刚挨到枕头上,转运任务通知又来了。
  
  朱琳斌今年22岁,是一名摩托车销售,参加过环塔拉力赛。
  
  “我精力充沛,熬夜不是事儿,但真没想到工作强度这么大。不过,我年轻,多扛点没事儿。”朱琳斌这一趟出车,回到待命点就已经是下午6点了。
  
  不到三分钟,吃完了一大碗臊子面,派车单又来了。
  
  朱琳斌帅气的面庞上已经被口罩勒出了深深的印子。为了减少穿、脱防护服的时间,他甚至不怎么喝水,这样就可以不上厕所。从他上岗第三天开始,嘴唇开裂至今没有愈合。
  
  等待接单时,他趴在方向盘上睡过觉;坐在楼道地板上睡过觉;靠在长椅上也睡过。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他和其他120随车志愿者的身影。不论是医护人员,还是司机。
  
  泪,源于崇敬之心
  
  任亮亮是朱琳斌的好朋友,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在看到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新市区)团委招募志愿者时,立刻报名,在她的邀请下,朱琳斌一起来了。
  
  “我当过兵,还是一名党员,为国家效力,必须冲在前。”任亮亮说,2003年非典时,还在实习期的她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报名去了一线。“那个时候都不害怕,现在更不怕了。”任亮亮说。
  
  任亮亮是转运组第一小组组长,今年40岁。“我多干一点,那些小姑娘就少干一些,这时需要责任和担当。”48小时连轴转对于任亮亮来说是常有的事。她说,一线的医护人员都那么拼命,我们所做的这些,真是微不足道。
  
  说到这里,任亮亮讲了让她至今都会流泪的一个场景“:前几天,我接到任务,去接三名医护人员到隔离点,因为他们接触过的一个病人被确诊了。当我看到他们上救护车的背影时,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在这次疫情中,我们把生命、健康都交给了医护人员,他们就像我们的保护神,而实际上,他们并没有那么坚不可摧,他们也是普通人,在救治过程中,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我很心疼他们。”任亮亮说,正是对医护人员的崇敬,让她如今在志愿者岗位上做得再多都不嫌累。
  
  31岁的张静在报名高新区(新市区)团委志愿者后,临出发了才告诉妈妈。“直到现在,我都没告诉她我的工作有多忙,我怕她心疼。当然,我坚信在全国共同努力下,疫情很快会过去,我很快能回家。”
  
  14日,一位转运人员一定要让张静和司机等疫情过后,去他的摄影棚为他们免费拍照。
  
  “他说,穿着防护服看不到我们的脸,但我们的行动已经证明,我们是最美的。他要将最美的我们记录下来。”张静说她肯定不会去拍,“但这份理解,就能让我们泪流满面。”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