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七坊街

一部讲给孩子听的传统文化百科全书《红楼梦》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8年08月10日 11:17:59

  很多中国人被问到“作为一个中国人要读书的话,一定要读的书”这个问题时,回答通常首选《红楼梦》。但,你可能不知道中国有70%的人被挡在了《红楼梦》的门外,而刘心武的《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的意义在于――为最多中国人进入《红楼梦》这个中国传统文化百科全书,打开了大门。

  

    这个暑期,《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丛书甫一面世,就迅速吸引了那些为孩子选择假期读物的家长。这套丛书是作家、红学研究学者刘心武对《红楼梦》原著的内容与精神反复咀嚼、领会之后,重新从儿童的视角出发,抛去原著中不适合儿童阅读的内容,精选适合儿童看的内容,用儿童听得懂的语言进行讲述,并对所选内容进行了全新的解读。

  《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丛书的内容始于刘心武亲自录制的音频,天地出版社最终将音频内容转化成文字,并邀请新锐插画师郑?l语为其绘制插图,成为现在这一套六册的《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丛书。通过刘心武所讲内容,可以感受到《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是专为儿童讲解《红楼梦》的文学著作,孩子不仅喜欢听而且能够听得懂。

  专讲美好的人,美好的事

  《刘心武爷爷讲红楼》不是刘心武先生在书斋里面写出来的,而是做了一番准备,在六岁孙女面前讲出来,由出版社编辑根据录音整理而成的。

  刘心武会根据孙女的反映调整内容的深浅,故事的引人入胜程度,比如,他会考虑小孩是不是只喜欢打来打去的情结?讲诗词讲园林讲十二钗的故事可不可以?如何处理拦住最大多数人进红楼大门的“少儿不宜”?尤其是自己的亲孙女也是读者的时候,刘心武给自己做了这样的约定,“不讲爱情,不讲家族盛衰,不讲人际勾心斗角,不讲儿童不宜的内容,单把书里那些最美好的人,最美好的事,那些诗情,那些画意,那些温馨,那些欢愉,那些美景,那些趣事,一一道来。先往孩子们心灵里,撒些花瓣,布些香草,留些亮斑,飘些美韵,为他们今后在成长的过程中,一次次地阅读《红楼梦》奠定基础。”

  在丛书首发式活动中,刘心武介绍了他创作这套作品的初衷,“我们现在总说我们要文化自信、我们要继承老祖宗的优良文化传统,其实文化传统太丰富了,所有中国人都可以从《红楼梦》入手,它是中国古典文化精华的百科全书,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很多人让孩子去读唐诗,其实《红楼梦》里面的诗水平不在唐诗以下,比如林黛玉替贾宝玉作的那首《杏帘在望》,它混在唐诗里面丝毫不逊色,所以你读《红楼梦》等于把唐诗也领略了。再比如《红楼梦》里有一回,写人们集中在一起咏柳絮词,无论是林黛玉填的那首《唐多令》,还是薛宝钗的《临江仙》,混在宋词里面丝毫不逊色。”

  “我觉得我推广《红楼梦》要多做一些事,在国外我也推广,在英国、美国我都讲过《红楼梦》,但是最重要我觉得还是要在中国拓展。我现在把《红楼梦》推广工作拓展到了孩子,拓展到了儿童。我从小接触《红楼梦》,我在这里摒弃了我个人有关观点,里面绝不探讨秦可卿真实出身什么的,我也不完全站在我的老师周汝昌先生的立场,去弘扬我们周派红学研究的成果,而是一个中性的立场,中性的叙述。就是求得一个关于《红楼梦》最大的公约数,来讲给孩子们听。我创作这本书,主要还是立志于在我们国家更年轻一代当中去推广《红楼梦》。让他们从小就有阅读《红楼梦》的童子功,今后长大了读《红楼梦》就比没接触过这套书、没听过这套音频的同龄人占优势。”刘心武说。

  指导孩子读中华民族的经典

  在《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出版之初,天地出版社曾经做过一次读者调研,收回来的近千份调查问卷结果显示,92.05%的家长希望孩子了解《红楼梦》,但是却有51.15%的家长提出疑问,十岁以下的孩子能否阅读《红楼梦》?针对这一问题,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兼副秘书长、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表示,“经典之所以是经典,是因为它们承载的文化价值总的来说体现了真善美的标准。《红楼梦》不仅有悲情乃至关于性描写的段落,更有深刻的思想、精美的文字。让儿童尽早走进本民族的经典著作,也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

  朱永新也表达了自己对《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这套作品的看法,“这是一套传达真善美的精神,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传递红楼梦原著中适合儿童的精髓的儿童读物,非常适合我们的孩子。”

  “有人认为,任何改写经典,对经典做通俗本、简写本、改写本、续写本等做法都是不可取的。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因为,儿童的眼光与成人是不同的,经典的阅读是需要成人指导的,儿童的阅读是需要成人陪伴的,应该从儿童的兴趣出发,对阅读的过程进行引导。我发起的新教育实验倡导‘共读共写共同生活’的理念,我们认为,只有共同的阅读才能拥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生活密码。师生之间、父子之间、母子之间,整个学校与家庭的语言有了书中的人物、书中的故事、书中的理念,那样的生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同生活;师生之间、亲子之间才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每个人在阅读经典时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阅读经典时也有不一样的心得,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要不要让孩子读经典,而是如何与孩子一起读经典,如何指导孩子读经典。”朱永新说。

  一座通向文学经典的“彩红桥”

  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众所周知,经典阅读是不容易的,并不轻松,甚至是艰苦的,很多人因为不得要领而半途而废,所以说,儿童的经典阅读更加需要导读、需要引路、需要方法。”

  “我认为儿童文学经典包括国外文学经典,这些经典阅读需要三步走,我自己有一个说法叫做阶梯阅读,第一步是简本阅读,第二步是全本阅读,第三步是原本阅读,这种阶梯非常重要。因为接触简本有一种图文并茂的版本,让孩子更加建立他们的兴趣,兴趣是最重要的起点,兴趣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我们让孩子喜欢上了这个东西,孩子们就会有动力能够继续跟踪,继续阅读去体验。今天很高兴刘老师带来了青少年版的《红楼梦》的音频和图画故事书,我们中国儿童文学太需要这套书了,我们中国孩子读了很多国外经典,但是我们中国的经典读的太少了,我们太需要对文学经典,对中国传统文学经典进行阅读推广。”

  “《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这部书在我看来是一部桥梁书,桥梁书是我们国家童书界最近两年推出的概念。在我们大力提倡全面阅读的今天,这套书我认为具有新时代的意义,能够让具备文字阅读的小学生包括学前的孩子们,建立最初的文学格局和文学冲动,埋下经典的种子,激发全本阅读的兴趣。”王志庚说。

  童书出版人、儿童教育作家三川玲也是位资深“红迷”,“在看到《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之前,我会建议大家直接读原著,看完这套书之后,我觉得刘心武的导读在我这样的资深红楼迷看来也是津津有味。孩子呢能够看一个儿童得宜的洁本,同时能够在一个类似于《人类简史》一样新鲜而深刻的维度去看《红楼梦》,孩子对中国文化和哲学的理解会比没有引导高太多。”

  “我想作为一个中国人要读书的话,作为中国人的属性一定要读《红楼梦》。我们做过一个有关国人阅读《红楼梦》的调查:30%的人没有读或者没读完,50%的人读不明白,80%的人几乎享受不到‘红楼’独有的快乐,我觉得这是挺遗憾的事情。我问那80%的人为什么没有进得门来,他们说的原因是:小时候家长不同意,老师不同意,说《红楼梦》少儿不宜,里面值得商榷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我觉得《刘心武爷爷将红楼梦》是可以让所有想读《红楼梦》的中国人,从此以后进入《红楼梦》的大门。”三川玲说。

  据悉,《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的有声书以及电子书已经独家授权给掌阅发行。而《刘心武爷爷讲红楼梦》纸质书、有声书、电子书三种形态图书已于上月上市。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