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七坊街

“把自己最好的本领展现给新疆观众”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7年08月01日 12:46:56

    

    7月31日晚,在《阳光·梦》演出中,祖农阿基木和同伴在表演跳板蹬人。(受访者提供)

  7月31日20时,在新疆人民剧场,上海市马戏学校、新疆艺术剧院杂技团晚会《阳光·梦》第二场演出即将拉开帷幕。

  祖农阿基木在后台化妆,这个19岁的男孩9月将到俄罗斯参加莫斯科国际青少年马戏节。

  祖农阿基木的家在喀什,七年前,他还是一个不会说汉语的调皮男孩。2010年初到上海市马戏学校时,“练功还需要同伴翻译老师的话。”祖农阿基木说。

  祖农阿基木找到语文老师袁玲请教汉语,袁玲特意给他买了一本新华字典,每天在字典里划出3个字并告诉他读法和意思,第二天检查。

  从最初的“你我他”学起,每天文化课下课后,袁玲还要抽出半个多小时辅导他。

  这样坚持了4个月,祖农阿基木学会了基本的沟通。“我现在不仅汉语流利,还能用简单的英文和外国人说上几句。” 祖农阿基木笑着说。

  攻克了语言难关,还有重重困难等着他。

  为了当好一个节目的“底座”,祖农阿基木除了正常的训练,还要背着一个七八十公斤的同学爬四层楼楼梯上下十趟,以此练习身体素质。

  七年时间,他不是没想过放弃。父亲库得来提的一句话始终鼓励着他,“要坚持到底。”

  马上就要和同学们去俄罗斯参加比赛了,祖农阿基木很自豪自己是上海杂技经典节目“跳板蹬人”第四代传人。

  “中国的杂技艺术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等到再次回到新疆,要把自己最好的本领再展现给新疆的观众。” 祖农阿基木说。(记者白帆)

    □专访
 
  七年的朝夕相处,转瞬即逝。七年间,新疆的青少年们经历了泪水、欢笑,收获了知识,开拓了视野。作为他们的老师,上海市马戏学校校长俞亦纲、老师蒋松贤有哪些珍贵的回忆、临别前有什么嘱托?记者采访了此次专程从上海来乌鲁木齐的两位老师。
  

  和新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记者:在接受这些孩子的委培任务前,和新疆的杂技团有过深入交流吗?俞亦纲:这次对孩子们的委培是和新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7 年的时间,从孩子身上知道了很多新疆的风土人情,他们优秀的品质也感染着我。记者:从教学到生活的保障,上海市对孩子们一直非常重视。俞亦纲:上海市教委、宣传部等方面都十分重视,学校为他们先后配备了30多位技术过硬的专业老师,教委给每个孩子每天有50 元的生活补贴。这次《阳光·梦》的费用也是上海市教委负担的,排这台戏前后花了300 万元左右。记者:上海马戏学校的孩子和新疆的青少年相处的如何?俞亦纲:上海马戏学校的孩子来自全国各地,七年中,新疆的孩子和大家交融、交往,关系很密切。记者:在这个大家庭中,新疆的青少年接受的不仅是杂技的训练,更多的还体现在全方面的培养吧?俞亦纲:如果要成为杂技家,不仅需要对新疆本土的文化有所了解,到了上海,他们还学习了蒙古族、朝鲜族、傣族等文化。一个月一次到两次艺术课,带他们看电影、看戏曲、看音乐舞蹈、参观景点。在他们身上能够看到多元文化的交融,这是他们的优势,希望在未来的发展中能继续传承和发扬。
  

  寄语:一辈子热爱杂技事业

  记者:您可以说是新疆班学生的启蒙老师。蒋松贤:我今年68岁了,是上海市马戏学校的退休老师,七年前,被返聘回学校,为新疆班的学生上课。七年前我是新疆招生小组的成员,从形象、身体条件、反应灵敏度、表演潜力等方面筛选。记者:可以说,您是毫无保留地把看家本领都交给了新疆班的学生。蒋松贤:学校的抖杠《担当》、“跳板蹬人”等都是上海马戏学校优秀的保留节目,我们教给他们传统强项,并让他们参加实训,这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记者:毕业了,您对孩子们有什么寄语?蒋松贤:他们远离家乡和父母,我们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们,训练严要求,生活多关爱。前几天,我写了两句话作为寄语送给孩子们:一辈子热爱杂技事业,在可能的情况下,一辈子从事中国的杂技事业。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