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七坊街

芭蕾舞剧《八女投江》,悲壮中有唯美和浪漫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7年07月26日 17:12:30

  

    辽宁芭蕾舞团的演员们正在表演《八女投江》的《序》章节(记者张利民摄)

  挺拔的白桦林,成熟的黄麦穗,飞舞的红手帕……精致唯美的舞台设计搭配柔美凄婉的音乐,东北抗日联军八名女战士为抗击侵略者投江殉国的英雄事迹在新疆人民会堂缓缓呈现……

  昨日21时,辽宁芭蕾舞团芭蕾舞剧《八女投江》在新疆人民会堂上演。

  这是一个关于女性,关于生命与信仰、卑微与高贵、选择与牺牲的故事。1938年春天,日本侵略者围剿东北抗联,东北抗联某支队伍被迫向西转移。为掩护主力部队突围,冷云、王惠民等八名女战士主动冲上前吸引敌人火力,在弹尽援绝情况下,引开敌人。她们宁死不屈,砸毁枪支后毅然投进滚滚乌斯浑河壮烈殉国。牺牲时,她们中年龄最大的冷云23岁,最小的王惠民年仅13岁。

  演出有《序》《密营》《西征》四部分。大幕拉开,将观众带回1938年的早春,冷云和丈夫周维仁享受着家庭温馨,王惠民在父亲王皮袄怀中沉浸于专属一个女孩的娇宠……桦树掩映的营地,隔开了战争的残酷。

  突然间枪炮声打破了这短暂的美好。激战来临,闪耀着的红色灯光表现了战争时火光冲天的场景。八个青春的身影穿梭在炮火硝烟中。王皮袄为了掩护孙喜,身负重伤,周维仁不幸中弹,背倚着桦树战斗到最后一息……江水悲鸣,群山共同为那些有名和无名的英雄祭奠。

  白桦林深处,冷云独自一人承受着彻骨的悲痛。号角声传来,姐妹们朝她走来,相互抓紧的手,分担着痛苦,也缔结着誓言。

  《尾声》部分,尖锐的枪声传来,八位女战士在生死时刻作出共同的抉择:吸引敌人火力,掩护大部队突围。

  八名舞者的身影倒下又站起,相互支撑着、战斗着。那是青春最后的舞蹈,炽热、狂放。现场回响起熟悉的旋律,“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冷云第一个往水里走去,姐妹们互相搀扶着,在初升的朝阳中,走向滚滚乌斯浑河。

  整场演出没有侵略者的身影,而是用声控设备来表现枪声和炮声。柔美的音乐细腻地刻画了这些女战士的高洁与亲切,最后的赞歌似乎将战士从深深水底冉冉上升到云端,又融进每一位观众的心底。

  舞剧结尾,观众潸然泪下,起立致敬。观众王理新说,这眼泪是献给伟大祖国的英雄儿女的,也感谢为此剧辛勤付出的艺术家。□特写90后舞者:不怕伤痛,怕演不出人物的灵魂冷云噙着泪水抽泣着,身体不住地颤抖……从失去爱人的悲痛,再到反击日寇侵略的坚定,冷云情感的起伏被舞者于川雅一气呵成地表达出来。

  于川雅接到演出任务那年是24岁,和冷云年龄相仿,当时她最担心的是演不出人物的灵魂。于川雅说,八女投江的壮举在中国家喻户晓,她希望能在舞剧中呈现出冷云真实又伟大的革命女战士形象。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除了跳舞,还要表现出这个人物的灵魂,1990年出生的舞蹈演员于川雅为了走进冷云的内心世界,阅读了关于“八女投江”的书籍与冷云传,观看电影等资料。

  “以前跳芭蕾舞,肩膀和胯要像一个豆腐块,在这个基础上移动肢体。”于川雅说,芭蕾舞剧《八女投江》就有很大不同,比如有一场是扛着担架在沼泽里跪着前进。这样的动作在芭蕾舞中是不会出现的。在最初排练这个动作时,于川雅用硅胶垫绑在膝盖上,排练了一天就发现硅胶垫碎了,膝盖也出现了红肿淤青。

  在2015年一次训练时,于川雅在排练的过程中突然发现腰部使不上力,经诊断为腰脱,当时做后抬腿的动作,连25度都抬不起来。由于距演出开始只剩一周时间,作为女主角的她,每天上午去做恢复治疗,下午坚持排练。最终,她带着这份坚持,走上了舞台。(记者白帆)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