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巴扎

论新疆米粉的自我修养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   2018年01月16日 16:47:44

80后文艺吃货,A型金牛,代表作品《嫁给拉萨》,其微信公众号为:许多美好。

来,让我们满上这杯“夺命”大乌苏,聊一聊新疆炒米粉这个充满诱惑力且令人口舌生津的话题。

上面图可能让你口水泛滥,请自备纸巾。

不管你是商业巨贾还是贵妇名媛,你的名字可以是安娜,杰森,王二狗,马翠花,不管你来自五湖四海还是土生土长的新疆娃娃,在你心里,应该有一个米粉专属区。在新疆大街上,你随便拉住一个妹子,问起米粉,她都能给你如数家珍一般介绍几个米粉馆子。

论新疆米粉的自我修养

餐饮业是一门简单粗暴的艺术,和舞蹈家在舞台上用身体征服看客一样,开门迎客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你与食客只有一碗之缘,行,流芳百世,回头一万次也不嫌多,否,直接打入冷宫,永生不得翻身,遗臭万年。

炒米粉,究竟是什么?它,只是一碗炒米粉,

它,绝不只是一碗炒米粉。

新疆炒米粉的起源不得而知,据悉是几个贵州人来新疆谋生,将贵州米粉的工艺制作和新疆口味相结合,奠定了新疆炒米粉的最初雏形。我更愿意相信另一个版本,一个失恋的贵州厨子,情感和生意同时受挫,百思不得其解,他看着白色的米粉,红色的辣椒,于是将满腹委屈发泄在锅台之间。于是一碗浓香艳丽的米粉形于掌间。他漫不经心,却妙手偶得,世间万物大多如此。

每一家散落在大街小巷的米粉馆风情万种。当你循迹而去,发现大名鼎鼎的馆子不过巴掌大小,心中不免划过一丝失落,但是,门庭若市的繁华又让人心生疑惑,当你打败心中的一万头小怪兽,卸下了社会赋予你的层层面具,坐定,辛辣鲜香的气息扑面而来,挑逗着你的血欲贲张。

相信我,下一秒,你会爱上它。

米粉馆门口收钱的小哥动作麻利到你目瞪口呆,他们通常不苟言笑,眉头紧蹙,超大的工作量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早已经消耗完他们的工作激情,就算你颜值逆天,帅成李易峰美若范冰冰,他也不会抬头端详,他们通常喜欢意志坚定、说话简洁直接的食客。

本地饕客一般看都不看菜单,直接吩咐,如果你在牛拌和牛炒之间稍微迟疑了几秒钟,对,就这几秒钟的时间,你身后汹涌的人群会突然将你瞬间淹没。

炒米粉大厨是这个空间里最受人尊敬的人物,他与画布前的毕加索,钢琴前的贝多芬,拿着话筒的周杰伦并无二样,当然,由于天气,心情,吃客颜值等众多因素影响,他的发挥并不稳定,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碗米粉是惊艳万分还是平淡无奇。

一百家米粉馆子,就有一百种米粉的味道。

一勺精彩绝伦的酱料,几乎就是米粉的灵魂。两碗米粉,闺蜜知己相对而坐,任口水在舌尖翻涌,米粉的独特之处,在于轻松营造出来的亲密感。你可以随意去品尝对面那碗色泽红艳、辣味醇厚、香气袭人、口感细腻绵软的米粉,随意聊着情感、时事、政局、八卦等各式话题。

当米粉吃完,剩下的汤汁还有大半碗,意犹未尽是吧?来,送你个大彩蛋,街角转弯买个馕,掰成块,放进碗,绝对酣畅淋漓。曾经有一个难分真假的段子,两个新疆姑娘爱上同一个男人,俩人在米粉馆子里约见,本来是一场撕逼大战,两碗米粉端上来,两位姑娘竟然从米粉聊到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有没有一起看月亮我不知道,反正让闻讯赶来的男主角满头雾水。食物的魅力就是如此,谈笑间,强橹灰飞烟灭。

对于恐辣食客而言,见到这碗红彤彤、油汪汪满是辣椒酱的米粉,第一反应几乎无语凝咽,它色彩浓烈到足够让你望而却步。当你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在一堆爆辣、中辣、微辣中说出,请不要给我放辣椒,一点都不要。我相信,灶间小哥的茫然无措足以让你的中年妇女玻璃心突然一酸,打人不打脸那不是白打了吗?米粉不爆辣那不是白吃了吗?

不同于那些对米粉狂热爱好者,有相当一部分人群对米粉十分嫌弃,他们认为炒米粉难登大雅之堂,也总会大言不惭地吆喝,这玩意不就是米粉加点肉炒一炒吗?那你不就是个碳水化合物搞一搞吗?

我曾经吃过一家米粉馆子,几乎见证了我的青春岁月和人到中年。老板十年不变地坐在小桌后,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站起来的样子。他永远叼着一根香烟,侧耳倾听收音机里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他那凌乱的胡碴,微皱的眉头,斜斜叼住的香烟,无声地言说他在米粉界数十年屹立不倒的江湖地位。

虽然冷峻,但是他能在数个顾客之间清晰地记得你点的粉,特别是有熟客而来,不等你开口,他已将你的要求告知后堂,此时优越感让你和常人队形分开,让人徒感亲切。食色性也,难以忘怀的食物总是和情感纠缠在一起,吃,是最好的安慰,我们肉体近在咫尺,心却遥不可及,身边的男人换了又换,陪着我们哭、笑、闹、疯的,吃米粉的都还是那几个要好的姐妹。

热恋时,浓情蜜意,失恋时,垂头丧气,除了购物还有一项有利身心的活动能让人从失落中解脱。那就是约上好姐妹,吃米粉去,在爆辣中怀念逝去的爱情,在呛口的滋味中闭上眼睛,让泪水无声地流在心里,心很疼吗?疼就对了,疼着疼着就会结一层厚厚的痂,如同盔甲,让你在今后的日子里百毒不侵。孩子,你要坚强地长大,强大到可以保护那个心里不愿长大的自己。

是的,美食是最好的治愈,当胃填满了,思绪就能放空,那些爱的恨的,都马不停蹄地远去。

早些年,远行的游子,魂牵梦绕家乡的米粉,央人乘飞机的时候带过来几份,竟然舍不得一次吃完。这碗坐过飞机的米粉,此时静静地放在你面前,你小心翼翼地将它分成几份,庄重地将酱料拌匀,米粉浓烈爆香的气息放肆地强暴你的味蕾,几乎是一口咽下去,两行热泪涌上来。

别说我吃得肤浅,每一口都是对家乡的依恋,我一直觉得因为一个人,恨上一座城还有下一句,因为一碗粉,思念一座城。

对于一个职业吃货来说,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中涌现着各种画面,椒麻鸡在颤抖,烤包子在旋转,炒米粉Q弹绵软,肉酱,浓郁多情,黄豆,嘎嘣香脆,还有什么,比一碗新疆米粉更加诱人?就算吴彦祖约我,也等我吃了这碗粉啊!

最后,老规矩,请自行百度乌鲁木齐好吃的飙泪的米粉馆子,你们先吃,我先干为敬。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