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巴扎

“馕趁热吃才最过瘾” 对一只馕的钟情

来源:乌鲁木齐文明网      编辑:李欣   2017年08月21日 16:18:35

  

  那会儿年轻,早上贪睡,常常不吃早饭。时间长了,也不是个事。尤其是专家们说了,经常不吃早餐,容易得胆结石。后来,在赶着上班的路上,便顺手买上一只馕,权作早餐。

  起初,我就着茶水啃馕。黑茶和馕几乎是绝配,滚烫的黑茶,味道浓密敦厚质朴,搭上一只朴素的、很有些韧劲与嚼头的皮牙子馕,馕香和着茶香,裹腹又温暖了肠胃,很是让人受用。我又换作普洱茶、龙井茶,各种红茶、绿茶,甚至是咖啡和馕同吃,味道一样好。馕的包容性,让它成为各种饮品的百搭食物。馕在弱化自身气息的同时,更多地凸现了茶与咖啡的个性,二者的融合,恰到好处地熨帖了清晨原本食欲不振的胃口。

  后来,我又发现一种柔软的、类似于千层饼的馕。这种馕,在面皮上抹了油,撒上葱末,然后一层层盘起来再压平烤制而成。喝着茶或咖啡,用手撕一块外表金黄香脆、里面柔软散发着孜然、葱花香味的馕,简单的食物汇聚出了华美的味觉。

  我愈发离不开馕了。外出游玩时,必备的主食当然是馕了。不过,这时候,就要挑选那种个头不大的小油馕。即便放上两三天,这种馕也不会坏。更重要的是,炎炎夏日,也不会让这种馕变得像石头一样坚硬,吃起来还是一样的香酥,再配上奶茶,就上榨菜和香肠,便是一顿户外最常见也最受欢迎的美食了。在户外,受欢迎的还有一种个头是普通馕三四个大的“库车大馕”。这种馕,个头大面皮薄,把它略放一放,让馕变得干而不硬时最有嚼头,吃起来嘎嘣脆,有点心的酥香却没有点心的甜腻,再就上一瓣新下来的大蒜,味道那叫一个绝。

  对馕的喜爱,也让我变得苛刻起来。刚出炉的食物,最是味道充分释放的时刻,馕也一样。一只刚刚从馕坑中掏出来冒着腾腾热气的馕,让人远远闻着那香味就能寻得来。我太好这一口了。

  有段时间,在幸福路口一家市场的尽头,就有一个颇受大家欢迎的打馕铺。这里打的就是那种最一般的皮牙子馕。每天打出的几百只馕,还不等放凉了,就被路过的人抢购一空。尤其到了晚上下班时间,馕坑前总是围着一圈的人,大家都想要刚出坑的热馕。打馕的人忙得顾不上擦头上的汗珠,里面做馕胚的人,手里一边忙着一边大声冲大家喊道:“不卖了,不卖了。烤肉店订了一百个馕,要赶紧打出来送过去。那边,等着呢,催着呢……”外面的人,哪管这许多,热馕出来一只,被人夺去一只;再出来一只,又被人抢了在手,烫得用手指头倒换着,嘴里“唏唏”着扔下钱就走人。打馕的小伙儿摇头又叹气:“唉,我今天啥时候才能给人家打够要的馕呢……”

  我看得眼热,直咽口水,赶紧给丈夫打电话:“你想不想吃一只热腾腾的馕?”丈夫反应极快:“好啊。不过,我下班还得有一会儿。”我眼巴巴地看着那些香喷喷黄澄澄的馕被人一只只地带走,好不容易等丈夫赶来,还吃个鬼呀――馕坑已经熄火,残存的一两只凉馕,对于一个刚刚经历了血脉偾张的人来说,简直惨不忍睹。

  也偶尔有那么几次,我们运气够好,赶上热馕出坑。我们定会一人举上一只,在寒风中,在回家的路上,兴奋地大快朵颐。片刻功夫,一只圆馕就变成了“月牙儿”。在满足了第一时间的肠胃需求后,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路边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我对丈夫道:“说不定哪辆车里就有熟人,瞧着咱这吃相,也忒不雅了吧!”丈夫哈哈大笑,将手中的半只馕用力咬上一大口,才用袋子装好拎着走。我跟着走几步,将身子略略背过马路一些,便将那手中的馕掰下一大块塞入口中,边大嚼边咕哝道:“热馕就要热吃才过瘾……”


  相关报道